盆栽柠檬草

喵呜~(看了十几年的动漫,才发现世界上原来有同人这种东西)

【我的火影小论文】温和的力量

看少年漫的人其实往往都很迷信“力量”,尤其是年少中二的时候。包括我,到现在都特别迷恋那种“绝对的力量”。


前一阵在豆瓣看戴锦华老师的访谈,里面提到了关于女性别样的力量,是由她们自已的生命经验,甚至身体经验所产生的,比如一些服务性,牺牲性,并通过感情连接他人的角色。


比如在看海贼王的时候,里面一些女性角色往往实力并不强大,甚至并不具备战斗的能力,但作者尾田也认可了她们,她们的力量往往体现在牺牲、奉献、温柔、隐忍这些方面上(在海贼的世界里男女分工真是很明确了)。


但在少年漫的世界观,往往更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真实世界其实也差不多…),这种“别样的力量”也常常被忽视。火影里比较明显拥有这样特质的我认为是野原琳,支持、信任、温柔……,甚至直接导致失去琳的宇智波带土直接暴走,毕竟这种温柔的力量长久以来一直支撑着带土的成长。


但这种力量其实也不是单一的体现在女性角色身上,其他男性角色多多少少也有,比如伊鲁卡,鸣人,卡卡西,也有其他人。卡卡西最开始吸引我就是因为他笑的眉眼弯弯的温柔的样子,保护同伴,爱护学生,愿意冲锋陷阵走在他人前面(很多木叶忍者都有这样的品质)。但后期尤其是力量(绝对的那种)方面,却成了他的黑点,里里外外都很喜欢嘲讽他五五开,和谁都去过两招,就是打不赢。明明是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他都冒着生命危险拼一拼,但结果没得到任何肯定,功劳都是属于胜者的。


这也侧面验证了无论哪一个世界,经常被用于形容女性的别样力量都得不到认可。


说回琳和带土,这两个人在前期其实观念十分相似的,所以琳一直支持着带土,带土也十分珍惜琳。带土早期的观念也是认可不同的有不同的力量,即使实力不够强大,但也一定有自己能做到的事。(其实放在现代社会,我觉得土哥一定是个女权主义者(^_^) )


直到他被世界深深背叛。

那一刻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一直信奉的只有杀伐决断力量。


所以他决心改变这个世界,创造一个只有爱,只有幸福的世界。他希望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其实潜台词也是希望每个人都能获得认可,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个否定了野原琳的世界,将由他来改变。


但他改变的方法与最初目的背道而驰,他施行的方式残酷,暴力。这一点上,长门和柱间也犯了同样的错误。为了使残酷的世界变得幸福,却用了残酷的方式。带土这样做一般被广泛概括为报复社会。他在四处游历的过程中意识到世界以丛林法则疯狂运行,其实他操纵一切发动战争也无非是在遵守法则。


谁让着该死的世界就是这样运行的。


如果我们先假设月之眼计划是行得通的,带土这样做最大的弊端是牺牲了太多无辜的人,好处是,这是最快的方法,毕竟简单粗暴。

所谓有光就有暗,想要获得就一定要有牺牲。宇智波一组叛乱被快速平定,代价是一族人几尽灭顶。哪怕是现代社会,快速获得某一结果,代价也往往是战争和灾难。


人性之贪。


进步往往是漫长的,想让每一个人都幸福,也不想让任何人牺牲,弄不好只会停滞不前...

如果只让一个人牺牲就好了,以一个人为代价...


鼬这样做了,带土这样选了,佐助差点走向这一步。

其实结果并不会圆满。四代目的牺牲,是鸣人孤独的十几年,鼬的牺牲,佐助在迷茫和痛苦中徘徊,带土自愿投入到黑暗,卡卡西也只能永远走在白夜。其实说白了,从不会有任何事会圆满,更不会有人永远都会幸福。


岸本故事中的忍者,都是为了一个远大的目的,忍耐前行,忍耐一时的孤独痛苦,忍耐一时的不如意。为了忍耐过着漫长的黑夜,我们才选择结伴同行。如果有一天,在忍耐过后,我更想牵着你的手,一起在阳光下行走。


——END——

*写到最后突然想到《白夜行》,偷用一下。

*本来想瞎发发牢骚,结果……


【第七班粮食向】小孩子和兔宝宝1

*有原创人物
*四战结束后的原著背景
*只是想为长大的第七班添加一点萌催化剂

佐助踏上第一次旅途不久就回来了,时间之短令人惊叹,但最让人吃惊的是,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孩子。

“从时间上推断,孩子应该不是你的”卡卡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废话,怎么可能”佐助一如既往对老师利落回嘴,但即便如此,比起激动到说不出人话的鸣人和当场晕倒的小樱,卡卡西还真是没什么反应。但是这种没反应又隐约带了一点让人讨厌的反应,佐助说不上讨厌在哪,但就是会感到不快,这种不快让他从小暗暗发誓,一定不要长成卡卡西这种大人。

“她叫阿良,她的家族原本是宇智波家的附属,只不过现在族里只剩她一个了。”
“原来是这样。”小樱和鸣人一起点点头,不知觉的带上一点同情。
卡卡西看看这个刚刚到自己腰的小朋友,黑发黑眼,有点白,外貌有那么一点精致 ,倒是有点宇智波家的样子,是个头发短短的女孩子。
阿良在这段对话中从头到尾都低着头,卡卡西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头上的发旋,安静的小脸透露出一丝乖巧。

总之,佐助简单交代了一下,拜托卡卡西照顾这个小孩子,能让她融入木叶最好,毕竟她本身也是个从小受训的忍者。
“所以,你就留在这里吧。”交代完之后,佐助示意自己要离开了,阿良还是低着脑袋,不说话,乖乖的点了两下脑袋。然后佐助与其他人道别,随即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再见。”
鸣人被吓了一跳,低头才注意到刚刚说话的是这个一直沉默不语小孩,只见她呆呆的看着佐助离开的背影,小小的轮廓显得孤零零的,声音小小的说了当天的第一句话,就很快抿住了嘴。
没想到佐助和小孩相处是这个模式…,不,其实也能想到,不过亲眼看过之后,鸣人不禁开始提前替佐助操心,以后万一有个女儿,沟通上肯定会出问题。

“好了,我们也要回去了。”卡卡西说完,看看旁边的阿良,感觉好多年没看见这么乖巧的小孩了,她的脑袋刚刚又低了下去,鼓鼓的小脸上显得有些寂寞。不同于在暗部那些安静到诡异的孩子,面无表情同时又会不动声色的观察你的一举一动,而这个孩子的反应却明显不带有什么心机。虽然不知道这孩子和佐助认识多久了,但她明显对人有些依赖,佐助离开后,她正无措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我们走吧。”卡卡西伸手摸摸阿良的发旋,几缕软软头发顺着指缝调皮翘起来。她终于抬头,那只带着手套的纤长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脑袋上,而阿良带着水气的黑眼睛正在清晰的映出一张眉眼弯弯的温柔笑颜。

之后,木叶的村民看见,从大门到火影办公楼的路上,新上任的年轻火影旁边跟着一个小孩子,看起来十岁左右的样子,右边的漩涡鸣人和春野樱正在认真又很开心和她说着什么,小女孩的脚步挺快,但几个潜伏的暗部注意到,三个大人还是悄悄放慢了速度来体贴她。跟上脚步的同时,女孩要把小脸整个抬起来才能保证和人礼貌的对视,而她的左手正在小心翼翼的捏着卡卡西先生的半个手掌,像是怕把自己弄丢了。

——tbc——
看来兔宝宝要下一话出场了……

BG里的傲娇从来都不感冒,萌个鬼,这不就是作吗……

但入了带卡之后发现仔土仔卡简直太合适了!
尤其是傲娇白白仔仔卡\(//∇//)\
仔卡一直傲娇,仔土偶尔傲娇(毕竟家传)!

面对不开窍的竹马,表面高冷的仔卡内心是:赶快注意到我的心情啊,真是的,八嘎(带入钉宫声线😂)
最后一旦仔土开窍,就会使出直球攻击,然后仔卡当场捂心沦陷(灬ꈍ ꈍ灬)
然后变成了粉色仔仔卡(/≧ω\)

【第七班粮食向】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卡卡西视角,佐助内容比较多
*回忆过去
*一丢丢鸣佐,带卡倾向

在某个办公的下午,六代目习惯性发呆的时候偶然想到了昨天晚上一个短短的梦。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一段过去。

那是他的三个孩子还都刚刚是下忍的时候,任务是在野外劳作。夏日的午后,三个学生在汗流浃背的除草浇地,而他选择在不远处的树上乘凉,与其说卡卡西懒得动,不如说其实他讨厌流汗,尽管鸣人打赌说卡卡西老师从来不会出汗,即使他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劳作结束之后集合,几个小鬼张牙舞爪的抱怨他不公平,这么热的夏天只会指使别人干活。说是三个人,但其实只有鸣人一个人在唠叨,这个还长不高的小鬼,不得不仰着头看他,习惯性的眯着眼睛,每一句话都要配上手势,又时不时的用不太干净的袖子抹脸上的汗……

他也真不嫌忙得慌…
卡卡西心理默默念了一句,又看看另外两个孩子。小樱一边在心里埋怨,一边让鸣人闭嘴。而佐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但卡卡西却能看出来,不同于这个年纪其他扮酷的男孩儿,佐助的冷漠更多是源于戒备,在幼年被人伤害过后,封闭式的选择不去信任或者依赖他人,这里也隐隐约约包含了一点忍者对宿命的屈服。在这个他下定决心,不去依靠任何人的世界,摊上一个偷懒的无良上忍并不值得他抱怨。

想到这里,卡卡西突然有点于心不忍,所以他一边打哈哈,一边试图温和的圆场。老实说,他也不是个擅长应付孩子的人,他唯一能想到的与孩子亲近的方法,就是摸摸他们的脑袋,这样想着,他伸出手,一手一个摸摸鸣人和小樱的脑袋,顺便把小樱这边的手放轻一点,上次他去慰灵碑的路上可听见了,小樱向花店家的小姑娘讲担当上忍是个拿着小黄书的性/骚扰大叔。当卡卡西试图将一只手抬起来去摸摸佐助的头顶时,这个“抬”的动作还没有做,就把手收回去了。

很明显,佐助不是个好糊弄的孩子。
鸣人也许可以因为一个亲昵的动作兴高采烈一天(甚至会因此做个好梦),小樱虽然会察觉到老师在为自己打圆场,但上扬的嘴角还是会暴露她。但佐助不一样,成年人的敷衍只会使他厌烦,参考就是卡卡西自己小时候。印象里水门老师,面对他的关心,小时候的卡卡西甚至会下意识的回避。
最终卡卡西只是简单利落的夸奖了他,并结束了当天的任务。

发呆结束后,六代目继续工作,直到佐助的忍鹰送信过来,内容无非是任务报告,卡卡西翻来覆去也没找到一句问候,虽然本来也没报什么希望,但他记得佐助是会单独给鸣人和小樱传信的。尽管从来不会甜甜的喊自己一声辣“sensei”,但最起码的尊敬总要有吧。

旗木卡卡西三十多了,没有伴侣,没有孩子,三个学生是他最重要的宝贝,随着年纪增加,连鸣人和小樱也不像从前那么依赖他了,他当然知道他们有自己的世界和未来,他要做的就是去为他们守护,况且,卡卡西自己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虽然他从不做这个动作),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好孩子。

但即便如此,他看见佐助要伤害樱的时候,他还是会很难过,尽管佐助放话他早就想杀他了。佐助身上浸着敌人和同伴的血,已经完全疯狂了,但卡卡西还是看见了那个十二岁的少年,因为厌恶自己曾经的弱小,因为无法原谅自己曾经一无所知,因为内心难以承受痛苦,不能哭泣,只能发泄出来,去挥舞着自己和哥哥交给他的利刃,一个一个伤害着试图靠近他,深深爱着他的人。佐助没有自己幸运,在卡卡西可能陷入疯狂之前有一个人狠狠拉了他一把,用生命的代价让自己醒了过来。

这个孩子在过去和他如此相似,反而成为卡卡西不太会面对的人。高傲,冷静,却又十分固执。卡卡西想告诉佐助,不要一味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否则真正失去的时候,才是最痛苦的,可每次又很难开口,正是因为和自己相似,所以知道佐助是难以被说服的。所以,卡卡西最终只能看着自己另一个学生,以燃烧生命的方式去挽回自己的朋友。

在终结谷之战前,卡卡西多少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他看着鸣人拼命修练,拼命的想要与佐助站在同一高度,否则是没有资格与他对话的。但大战开始的时候,卡卡西还是回想起上一次终结谷里,他把鸣人小小的身躯抱起来,像捞起一只落水的幼猫。那时候他想起水门老师,这种心痛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原来是这样。

又一轮发呆之后,卡卡西才决定继续工作,反正他也给了奈良鹿丸时间发呆,毕竟鹿丸沙隐的女朋友为了他扇掉了自己的办公室门。稍微担忧一会儿自己岌岌可危的六代目的威严,卡卡西暂时先放下佐助对自己有什么不满的猜测。

千里之外,宇智波佐助回完了给鸣人和小樱的来信之后,在想是不是应该给卡卡西写点什么,但转念想想,决定不写。
毕竟,谁让卡卡西从来不摸他头顶来着!

-END-
……真是一个纤细敏感又碎碎念的卡老师呢(//∇//)

关于村花的接任问题(小段子)

    自从四代目不在了以后,卡卡西走马上任,成为了木叶村新一任的村花

    当暗部队长即将荣膺村花头衔进入第七个年头之际,他觉得是时候考虑下一任的接班人了,这时候,十一岁的宇智波鼬进入了暗部的卡卡西小队
 
    卡卡西眼前一亮,感觉再过几年此子必将当此大任
    …………
    然后这熊孩子就叛逃了……

    真不给面子啊,卡卡西自觉无法向木叶的父老乡亲和历任村花交代
    直到在第七班接管了佐助
    嗯,孺子可教也
    人民教师卡卡西不但暗自决定了继任者,还传授了必杀技,顺便期待起了自己的退休日
      …………
    然后这熊孩子二号就溜了……
    卡卡西不禁一度怀疑大蛇丸是为了当时没能在村花头衔上争过自己的老师,所以索性拐走下一代

    N年以后,芳华46的退休老村长依然没能在村花上卸任
    可喜可贺

    小番外:
    鸣人:三三,为啥你都没考虑过我嘚吧呦?
    老卡:因为你是村里的小太阳啊,没看这几朵花都围着      
    你转吗╮(╯_╰)╭